<cite id="d3xhj"><del id="d3xhj"><th id="d3xhj"></th></del></cite>
<menuitem id="d3xhj"><strike id="d3xhj"><progress id="d3xhj"></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d3xhj"><strike id="d3xhj"><listing id="d3xhj"></listing></strike></var>
<ins id="d3xhj"></ins>
<cite id="d3xhj"></cite>
<menuitem id="d3xhj"><dl id="d3xhj"><thead id="d3xhj"></thead></dl></menuitem>
<var id="d3xhj"><video id="d3xhj"></video></var>
<var id="d3xhj"><dl id="d3xhj"><thead id="d3xhj"></thead></dl></var><menuitem id="d3xhj"></menuitem>
<cite id="d3xhj"><video id="d3xhj"></video></cite>
<var id="d3xhj"><video id="d3xhj"><listing id="d3xhj"></listing></video></var>
<cite id="d3xhj"><video id="d3xhj"></video></cite>
<ins id="d3xhj"></ins>
作家圖片 作家簡介:

橫溝正史,日本著名推理小說家,。日本推理文壇的泰斗,一生致力于推廣推理文學。他與江戶川亂步同屬開創加本推理小說新領域的大宗。這兩位情同手足的文壇雙擘的一系列推理創作,縮短了落後歐美的距離,而且使戰後的日本推理小說大有后來居上的趨勢。一九零二年出生于兵庫縣神戶市中央區東川崎町。大正時代畢業于大阪藥專(舊稱)。 一九二七年,年僅二十五歲就任《新青年》主編,他就任前,《新青年》已形同推理文學的專業雜志。他接編之后,接納現代主義,介紹海外作品,注入歐美現代文學思潮,使《新青年》成為日本最前衛的現代化雜志。之后陸續轉任《文藝俱樂部》、《探偵小說》主編。

橫溝正史小說全集
共30本

橫溝正史短篇集

簡介: 橫溝正史短篇小說全集

鏡浦殺人事件

簡介: “老師,算了吧。都老大不小了,會給人笑話的。”“哈、哈……沒關系,也可以讓人一飽眼福嘛。”“老師呀,求求您快別這樣了,要是給學生們看見了多不好呀!”“沒關系啦。與其站在講臺上說些連自己都莫名其妙的東西,還不如在這兒感受一下學生們謳歌青春的熱情,倒更有助于我的專業呢。”“真搞不懂您!”“哈、哈,看不出加藤同學還挺會裝模作樣的呢。啊,抱在一塊了,看,那條船上!”“求求您了,哎,真是沒辦法!”

夜行

簡介: “這實在是很傷腦筋,我看他們八成是瘋了!怎么說呢……唉!這個世界本來就有很多瘋子嘛!但是,這回卻不能將他們當作鬼子來解釋就算了。這里頭一定有鬼,而這也是最讓我感到害怕的地方……你不要看我平時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我呢……不過是一個普通人,是個非常奉公守法的平凡老百姓哦,只不過有時候會使點壞心眼,言行舉止偶爾會尖酸刻薄,讓人覺得不好受。

黑貓酒店殺人事件

簡介: 我收到金田一耕助的來信,是在昭和二十二年春天,當時我正在岡山縣的農村避難。讀到這封信時,我覺得很興奮,因為金田一耕助這么慎重地推薦這個案子,由此可見它一定是個怪異的案件。至于金田一耕助另外寄的資料,則比信晚三天才到。我現在正在整理那些資料,但是在進入故事正題之前,我想先說明一下金田一耕助和我的關系。

幻影怪人

簡介: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三日,再過兩天就是圣誕節了。早上七點多,銀白色的雪花才剛開始飄落,八點左右,所有的地方幾乎都被皚皚白雪覆蓋。東京很難得會下雪,孩子們都很高興,十二點的時候,積雪已有六、七公分厚,但沒多久雪就停了,一點多時,天空已是一片晴空萬里。“好美哦!”車子停在日本橋邊,由紀子下車走到雪地上,她看著四周的景象,不禁發出贊賞的聲音。

真珠塔

簡介: 惡魔的使者——金蝙蝠——出現在夜空中,就會有流血事件發生!御子柴進巧遇知名女歌手——丹羽百合子被槍殺身亡事件,當時有一群閃爍著鬼火光芒的金蝙蝠在四周飛舞著,還不停地舔著她的脖子……

白與黑

簡介: 一封封揭人隱私、描繪男歡女愛的神秘信件在“日出社區”漫天飛舞,悄悄為謀殺事件拉開序幕!美麗的洋裁店老板娘曝尸在垃圾箱內,她的身體被棄在施工的煤焦油淋中,臉孔模樣難辨,死狀真是前所未有的恐怖……莫名飛來的神秘信件不僅披露社區住戶詭異的暖昧關系,更讓每個人心中的恐懼沖到最高點!什么是“白與黑”?其中到底隱含什么玄機?三年前離奇死亡的律師夫人,她的容貌竟酷似洋裁店老板娘,莫非“死人”復活了?

殺人預告

簡介: 在繽紛的十二月收到圣誕舞會的邀請卡,教人滿心雀躍;若是接到瘋狂的“殺人預告”……那確實夠震撼人心!金田一耕助與爵士歌手的女經紀人相約在自己的事務所見面,到了會晤時間,金田一耕助只見到一具冰冷的尸體,十二月二十日的日歷也被撕到十二月二十五日……兇手真是膽大包天,仿佛在預告下回殺人的日期,公然向名偵探下挑戰書!

幽靈男

簡介: 自稱“幽靈男”的神秘男子向“共榮美術俱樂部”租了一位裸體模特兒——小林惠子,誰知她前往約定地點后便失去蹤影;直到被人發現時,小林惠子已經變成浴缸血泊中的慘白死尸!由“愛”生恨,因“恨”引爆“復仇”的血腥殺人動機!一段扭曲的三角關系,竟牽扯出史上最轟動、人人自危的連續殺人案件……

獸人魔島

簡介: 事情經過媒體披露之后,每個人都對這個不知悔改的青年感到不齒。死刑已經是最重的刑罰,逃獄的尾原一彥更加可以無拘無束地犯案,要是有人膽敢阻攔他,說不定還會為自己招來橫禍。隨著尾原一彥逃獄,整個東京,不!應該說整個日本,都籠罩在一股恐懼的詭譎氣氛中,而最應該擔心的就是三芳法官一家人。

惡魔的寵兒

簡介: 神秘的明信片預告了企業家風間欣吾的美麗妻子和窮畫家——石川宏殉情的消息!就在大家循線發現尸體的隔天,赤裸的女尸卻離奇失蹤了!常言道:“好事成雙”,但壞事卻也從來不落單。風間欣吾的情婦跟著慘遭殺害,并和一個“蠟像”陳尸在木箱中……是詛咒?是復仇?還是真如風間欣吾的前妻所說,一切都是神的旨意?

古井奇談

簡介: 本位田家的墓園位于圍繞著K村的山丘上。整座墓園用黑木制的柵欄圍住,面積將近一百坪,墓園的每個角落都打掃得一塵不染,本位田家歷代祖先的墳墓則整齊地羅列在園內。每當我進入本位田家的墓園時,心中總是有股強烈的壓迫感,每一個墓碑看起來就好像是墳墓主人穿著麻質禮服很嚴肅地坐在地上,正在對最近子孫們所發生的許多不幸事件議論紛紛。也許是因為我有這種想法,所以排在最后面的一個墳墓,看起來好像有點畏縮的樣子。

迷霧山莊

簡介: 金田一耕助為了躲避東京的熱浪,這幾天一直停留在K高原的P旅館。本來他預定在這里停留五天左右就要離開,可是,由于報紙上報導東京現在還是很熱,再加上他收到等等力警官從東京寄來的信,說要利用周末來這里玩,因此,他決定多停留一些時候,和等等力警官一起度完周末之后,再結伴回東京。

惡魔的彩球歌

簡介: 我有一個朋友從事雜志編輯工作,曾經編輯一本《民間傳承》的小冊子,這本小冊子發行數量不多,而且只發給會員。它只是一本大小約六十四開的小冊子,仔細讀來還挺有趣的。在“民間傳承”這個標題下面,還有個副標題——“鄉土與民俗”。也就是說,這是一本搜集日本各地遺留的奇特習俗、傳說、民間故事等等的小冊子,作者除了少數名人之外,還有很多是一般讀者的投書。

神秘女子殺人事件

簡介: 在月黑風高的夜晚,直吉跟隨帶路者來到愈走愈恐怖的拍攝地點——戰后荒廢己久、鬼影幢幢的“醫院坡上吊之家”,而且新娘竟是前來照相館接洽的神秘女子,她的眼神不時閃現一抹詭異、難解的光芒,難道她是……金田一耕助明察暗訪,查出阿敏原是“發怒的海盜”爵士樂團的團長,而隨著命案失蹤的新娘竟是爵士樂團的主唱!這對新人究竟遭到什么事情,下場竟是如此悲慘?千頭萬緒、詭譎異常的案情教人看了忍不住想一口氣看完它!

鷹巢海角慘案

簡介: 著名的船灘海角——鷹巢海角又發生一起船難,然而這次的事件卻暗藏陰謀,不但燈塔看守員慘遭殺害,就連島上的醫生也遭不明人士綁架,而歹徒的目標竟是上面印有玉蟲侯爵的孫女——小夜子指紋的黃金燭臺!眼看著覬覦黃金燭臺的歹徒越來越多,就連半人半獸的怪獸男爵也赫然在列!金田一耕助首度使出絕招、易容喬裝各種身分,與眾多歹徒打一場精彩的一對多斗智戰!

惡靈島

簡介: 金田一耕助接受越智龍平的委托,前往瀨戶內海的離島尋人,不料卻找到一具臉孔變形的海上浮尸,臨死前還留下謎樣的話語:“那座島上有惡靈……從腰部開始相連的雙胞胎……”金田一耕助循線追查、推敲,發現有一群人在刑部島上“蒸發”的詭異事物;更讓他疑惑的是,殺人嫌疑犯——三津木五郎竟然是磯川警官的親生兒子?愈接近連續殺人事件的核心,就愈教人感到恐慌、戰栗……在您撫胸嘆息宗宗驚悚事件的同時,段段駭人聽聞的情節根本不讓您有喘息的機會。

青發鬼

簡介: “我還沒死啊!”當珠寶大王、博士和妙齡少女見到報紙上刊載著自己的死亡訃聞時,全都嚇得魂飛魄散!這訃聞宣告著青發鬼即將揭開復仇劇的序幕,準備上演一場驚天動地的殺人戲……名記者三津木俊助帶領初出茅蘆的偵探小子,在“白蠟假面”的重重阻撓之下,如何才能解開迷云背后的真相,并揪出青發鬼的真實身分……

臘面博士

簡介: 此時正值一年當中最寒冷的季節,今天——月十五日雖然已經過了中午,但是溫度仍在零度以下,灰蒙蒙的天空宛如鍍上一層鉛似的,沉重得讓人透不過氣。整個東京像是灰色的悲慘世界,人行道上閃閃發光的冰花和行人們冷漠、蒼白的臉孔在相掩映著。下午四點左右,新日報社的御子柴進騎著一輛單車從有樂町直奔日比谷。

化裝舞會

簡介: 狂風暴雨的臺風夜晚,當紅女星鳳千代子的第三任丈夫——慎恭吾陳尸在自己的工作室;在這之前的兩年內,鳳千代于的第一任、第二任丈夫也離奇死亡……前后三宗事件在人們心中留下濃濃的疑惑,教人百思不解。本書作者構思了十余年,傾全力完成這部推理巨著。親愛的讀者們,您……真的非看不可!

百億遺產殺人事件

簡介: 音禰獲知自己即將繼承一位遠親——玄藏老人的百億元遺產,條件是她必須和一位素未謀面的男人結婚……不料財產還沒繼承到,三宗殺人慘案赫然在她眼前發生。整個家族霎時陷入一片爾虞我詐、腥風血海的殺戮戰場,“百億元財產”變成一道催命符,誰有機會得到它,就可能成為下一名犧牲者!

夜光怪人

簡介: 大膽猖狂的“夜光怪人”不穿黑色緊身衣行竊,反而穿上閃亮的螢光彩衣在黑夜中恣意品嘗狩獵的快感!一件傳說中的寶藏不僅讓無辜少女家破人亡,偵探小子——御子柴進和名記者——三津木俊助忙得團團轉,更逼得金田一耕助拼著“大偵探”的威名不要,非得揪出這個披著人形外衣的惡魔不可!“王見王”的火熱場面就此引爆,絕對讓您心跳加速!

惡魔吹著笛子來

簡介: 因為這實在是一件慘絕人寰、充滿詛咒與怨恨的兇殺案。所以我很不愿意把這個恐怖事件公諸于世,相信讀者們讀過之后,也會覺得心里很不舒服。

犬神家族

簡介: 信州金融界的巨頭,犬神財閥的創始人犬神佐兵衛,似乎預期骨肉相殘似的,留下條件苛刻的遺囑,以八十一歲的高齡與世長辭了。當然,他應該留下龐大的財產給三個同父異母的女兒,包括長女松子,次女竹子,三女梅子,以及她們的兒女佐清,佐武,小夜子和佐智。可是令人意外的是,他卻把犬神家的全部財產和代表犬神家的全部事業繼承權的犬神家三件傳家之寶菊琴斧,贈送給他的恩人野野宮大貳的孫女珠世,并且要求珠世必須從他的三個孫子中選擇結婚的對象。

八墓村

簡介: 二十八年后,到了昭和二十X年,正如村里的長輩所流傳的,事件有了第二次就會有第三次,八墓村又接連發生詭異的兇殺事件。這次的事件和前兩次突發的瘋狂事件不一樣,案情波詭云橘和撲朔迷離,沒有人知道真兇是誰。八墓村再次籠罩在陰森恐怖的氣氛之中!

獄門島

簡介: 在岡山縣、廣島縣和香川縣三縣的交界處,有一個坐落在瀨戶內海中間的島嶼,叫做獄門島。其實,這座島的正確名稱應該叫北門島,長期以來,島上就流傳著各種各樣的傳說。

本陣殺人案

簡介: 開始寫這篇作品時,突然有股沖動,想再去看看發生新婚夜恐怖兇殺案的房子,于 是便在某個早春的午后,趁著散步之時,拿著拐杖信步前去。 這件新婚夜恐怖殺人案件,是去年五月我疏散到岡山縣的這座農村以來,幾乎所有 認識我同時也認識...

女王蜂

簡介: 據說從前該島被稱做“海上之島”,即便是現在,還是有人則它這個名字。月琴島則是比較新的叫法。這座小島之所以有這么浪漫的名字,是因為它的形狀正好和當時所流行的中國樂器——月琴很相似。月琴是中國的一種弦樂器,因為琴身圓如滿月,所以大家便稱它為月琴。月琴的直徑約一尺一寸,琴桿長約四寸五六分,琴桿上有三條琴弦。

門后的女人

簡介: 在綠丘町綠丘莊二樓三號房間內,金田一耕助的平鍋正在煤氣爐上冒著熱氣。從掛在墻壁上的日歷來看,昭和三十年已經臨近尾聲,對于城里人來說,大概已經能感覺到快過年時的繁忙了。但對于遠離鐵路的綠丘町來說,臘月與正月其實并沒有什么不同。將目光轉向窗外,會發現生長在綠丘莊大門內的幾株銀杏的樹葉大部分已經掉落,現在看上去像一把倒立的掃帚直插天空。只有這時才能讓人不禁想到已經進入嚴冬了。

迷宮之門

簡介: 故事發生在從東西兩邊環抱東京灣的房總、三浦兩個半島上。眾所周知,在三浦半島的尖端面向東京灣的地方,有觀音崎燈塔,面對外海的地方,則有城島燈塔,它們守衛著在附近通過的船舶的安全。不過,恐怕很少有人知道,距城島燈塔不遠處,有一座奇特的建筑物,它莊嚴地俯視著太平洋的萬傾波浪。附近的人們把這奇特的建筑稱為“龍神館”。據三崎的老居民說,龍神館的建成,是在距今約十年前即昭和二十三年的時候。在戰時,這一帶地方作為軍事要塞,是禁止人們入內的,但戰后一解禁,很快就出現了這座建筑。

江苏快3助手下载
<cite id="d3xhj"><del id="d3xhj"><th id="d3xhj"></th></del></cite>
<menuitem id="d3xhj"><strike id="d3xhj"><progress id="d3xhj"></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d3xhj"><strike id="d3xhj"><listing id="d3xhj"></listing></strike></var>
<ins id="d3xhj"></ins>
<cite id="d3xhj"></cite>
<menuitem id="d3xhj"><dl id="d3xhj"><thead id="d3xhj"></thead></dl></menuitem>
<var id="d3xhj"><video id="d3xhj"></video></var>
<var id="d3xhj"><dl id="d3xhj"><thead id="d3xhj"></thead></dl></var><menuitem id="d3xhj"></menuitem>
<cite id="d3xhj"><video id="d3xhj"></video></cite>
<var id="d3xhj"><video id="d3xhj"><listing id="d3xhj"></listing></video></var>
<cite id="d3xhj"><video id="d3xhj"></video></cite>
<ins id="d3xhj"></ins>
<cite id="d3xhj"><del id="d3xhj"><th id="d3xhj"></th></del></cite>
<menuitem id="d3xhj"><strike id="d3xhj"><progress id="d3xhj"></progress></strike></menuitem>
<var id="d3xhj"><strike id="d3xhj"><listing id="d3xhj"></listing></strike></var>
<ins id="d3xhj"></ins>
<cite id="d3xhj"></cite>
<menuitem id="d3xhj"><dl id="d3xhj"><thead id="d3xhj"></thead></dl></menuitem>
<var id="d3xhj"><video id="d3xhj"></video></var>
<var id="d3xhj"><dl id="d3xhj"><thead id="d3xhj"></thead></dl></var><menuitem id="d3xhj"></menuitem>
<cite id="d3xhj"><video id="d3xhj"></video></cite>
<var id="d3xhj"><video id="d3xhj"><listing id="d3xhj"></listing></video></var>
<cite id="d3xhj"><video id="d3xhj"></video></cite>
<ins id="d3xhj"></ins>